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寒风里的仙人球

我是我。。。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陈年旧事(6)——说说我姥姥(续赶海)   

2014-02-24 09:45:36|  分类: 春风嘚吧嘚【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希望我不是老了,怎么这么爱想旧事。。。


       暑假去姥姥家住着,潮落的时候去赶海,潮来的时候就在姥姥家看书。姥姥家环境宽松,没有唠叨。这一点儿真奇怪,姥姥明明岁数更大些,却不象母亲那样唠叨来唠叨去。我不喜欢听母亲的唠叨,只要一充斥于耳中,立马感觉房间逼仄让人呆不下。但是后来却也走过母亲的路子,儿子还在幼儿园的时候,有一次,我帮他洗澡,一边洗,一边说教,儿子说:妈妈,你怎么这么唠叨,你不觉得你现在越来越象姥姥了么?我才猛然意识到,儿子不喜欢的、我曾经那样排斥的,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地在做。。。都说人的一生都在成长,就是这样的吧,从此以后,我特别注意这一点,有一次我跟儿子说:每个人的人生只有一次,妈妈当妈妈也是头一回,要是当的不好,你要提醒我啊。。。儿子说:老妈你在说什么呀?。。。


       嗯,说这个眼睛有些潮,我儿子很懂事,心理阳光,喜欢跟我分享趣事,讥笑我笑点太低,目前为止我们母子俩,他们父子俩关系不错,看着好多孩子无理地跟父母说话,人前不给面子的叛逆,我就觉得我儿子很好。呵呵。

      离题了,再说我姥姥。


      姥姥是个有文化的人,她的学历相当于现在的什么,我至今也搞不明白。姥姥是在东北受的教育,那时候东北是日本人统治着,姥姥读的是女子专科学校,后来姥爷家里发生了变故,中断学业 ,跟姥爷回山东老家结婚,从此与亲人离别。姥姥很少会跟我们说自己的过去,我听过的唯一一句是埋怨:我心里很埋怨我的父母狠心,把我嫁到这么远,从此山高水长,想看一眼都那么难。姥姥在我们面前说起自己的父母都是“我爸爸我妈妈”如何如何,不是“你太姥姥太姥爷”如何如何这样的话。因为这个传承,我们现在对父母说话从来不会用“你”,而是爸如何如何,妈如何如何。


       姥姥学过英语。我跟姥姥一起做饭的时候,我们就会有有关英语方面的对话,可惜我那时候所学不多,姥姥问的好多问题我都回答不上来,我让姥姥说一段,姥姥就说了一段,发音有些怪,我听不太懂。比如when,我们读[wen],姥姥读[wan],我分辨起来有些费力。姥姥问我super是什么意思,我没学过,就跟姥姥说,这个我不知道啊,我只知道supper。这样的时候,要是母亲,就会说你都怎么学的,是不是都忘记了之类的斥责的话,让我心理有压力,姥姥不会。


       姥姥也学过日语。那个暑假,我跟姥姥学会了日语五十音图,后来倚着这点基础,在儿子呀呀学语的时候,把老公的中日交流的一本教材拿来跟儿子自学,儿子学的比我还快,让人不得不佩服小孩子的记忆力。


      当然,最受益的不是这些,而是姥姥家的书。据母亲说姥姥家原来有很多书,好多线装的,文革初起破四旧的时候,都被打成浆,糊了盛放粮食的纸缸。因为这,我去姥姥家还专门去看了那些纸缸,希望上面找出几个字来,借以判断来自哪本书,母亲说姥姥家曾经有线装的《石头记》,我不知道母亲是不是记忆有偏差,但是对这本书一直念念不忘,后来,《红楼梦》我看了五六遍,总是好奇《石头记》是什么样的。因为心里觉得可惜,还幼稚地问母亲:那时候为什么不把那些书埋进土里,等风头过了再起出来呢?母亲说:谁敢呀,抓到了可是罪过!姥姥的父亲在东北是前政府的官员,大弟弟(也就是我大舅姥爷)给日本人当过翻译,这是极不光彩的家史,在那个特殊的年代,姥姥因为离的远,也因为嫁在农村乡里乡亲的厚道吧,免于灾难,在东北的大舅姥爷和小姨姥姥那可是九死一生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藏书没有了,姥姥就自己买,家里常年订有《十月》《收获》《萌芽》《小说月报》这些期刊,现在的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这些名字了,八十年代,这些是很有份量的文学刊物。我在姥姥家看了第一本武侠小说《白发魔女传》,因为这本书,让青春年少的我生出些侠义之心来,很向往将来有个罗小虎一样的英雄,让我象玉骄龙一样随他仗剑走天涯。我的第一本琼瑶小说是姥姥推荐给我看的,说来让人难以置信,那天我从海上回来,姥姥说:QR你看看这篇小说你喜欢不。我看下题目,《烟雨濛濛》,我用一晚上的时间看完了,哭湿了枕头,也就是从那次开始,我看书开始留心看作者的名字,对书的序和跋也不漏掉,那对理解书的内容有帮助。第二天早上,姥姥问我:看完了以后什么感想?我说:这个作者怎么可以把感情写的这么细腻!八十年代中期,早恋几乎是禁忌的字眼,姥姥却毫不避讳地给我看这样的书,开明程度可见一斑。


      开学后,我升入高一,琼瑶小说风行起来,我看了几本就放弃了,我发现琼瑶的书总是让我哭,而且她的小说是有模式的,这种模式化的爱情故事一旦被掌握规律,就再也调动不起我的兴趣了,后来,同学们又迷上了岑凯伦,我看了一两本,实在是比琼瑶也不如,就转战其它的了。。。


       姥姥喜欢跟我谈论书里的内容,这可能跟日常没人能跟她对上话有关,姥姥会跟我谈论书中倡导的观点,比方说她问我:对因果轮回这个观点怎么看,这对我来说太深奥了,我回答不上来,但是姥姥的这些问题却启发了我的思考。


       姥姥教育我:静坐常思自己过,闲谈莫论他人非,来说是非者,定是是非人。。。现在想来,我人生最有效的启蒙教育得益于姥姥而不是父母亲。
姥姥于2002年的一个夏日晚上无疾而终,享年84岁,因为是住二舅家,走时只有二舅一家侍奉床前。
      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一段特別怀恋的时光,对我来说就是初高中这段时间,在我脑海里,总希望那个片段能够重现:停下自行车,打开大门,嗲嗲地喊一声:姥哎,我来了。。。姥姥斜倚在窗台上看书,转过头来,目光从老花镜上方投视过来,里面满是爱意:QR,你来了么。。。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8)| 评论(5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