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风里的仙人球

我是我。。。。。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舌尖上的春天  

2016-04-07 16:59:37|  分类: 春风嘚吧嘚【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舌尖上的春天 - 春风化雨 - 春风化雨的博客

 


 

       白桦林大姐博客里发了榆钱窝头,用了别致的竹器盛放,看起来特有胃口,让我想起好多春天的味道。


        我没有吃过榆钱,入学之前满街疯跑,春天榆钱镶满树枝的时候,小伙伴们说这个是好吃的,大家各使神通,爬树的爬树,勾树枝的勾树枝,把定一根枝条,从根捋到梢,满满的一把榆钱就收入囊中了。我不为母亲下锅之物操劳,便没有这方面的动力,大家忙活的时候,我从地下捡起他们漏下的榆钱仔细端详,浅绿色,圆圆的,四周是薄薄的翅膀,中间一粒鼓起的种子,掐一下,嫩嫩的,尝一粒,粘粘的,口感不是很好。词人说“榆钱不解青春”,那时候的我,也不解饥饿之苦,直至现在,我也体会不出榆钱的香甜味道。


       春天一到,可以入口的东西很多。与榆钱同时节的,当属香椿了。小时候,香椿是稀罕物,奢侈的吃法是用来炒鸡蛋,香椿剁的细细碎碎,与蛋液搅在一起,加盐调味,再加水混合,为的是炒熟之后入口滑嫩。嫁到婆婆家后,有一年春天吃到婆婆炸的香椿,面粉加鸡蛋加水加盐调成糊状,香椿的嫩芽洗好,控净水,裹上调制好的面糊炸熟,也很可口。香椿易老,真正适口的时间很短,要留住美味,最常见的方法是将采下的香椿芽腌制成咸菜,为防止变质,要加很多盐,这让香椿的口感大为逊色,但可以吃到明年新香椿发芽,也是物力艰难的时代解决饭桌问题的大功臣。


        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一件事是,香椿这么好吃,农村家家有小院,院里栽种一棵香椿树不是什么难事,然而我家没有,村里大多数人家都没有。也因此,关于香椿的记忆便犹为特别,虽然几时吃的什么情景下吃的都没有印象,但那特别的香味却是小时候留存的记忆,喜欢至今。如今香椿可以大棚种植,菜场上便可以手到擒来了,前几天微信上上海博友大姐说她那儿60块钱一斤,让人吃惊,我之前买的是25块一斤,买来一小捆,9块钱,加上几个鸡蛋,可以炒出很大的一盘菜了。


       榆钱与香椿过后,槐花便要开了。家乡槐树不算少,我很喜欢,摘掉对生的两排叶子,用叶梗编小扇子,小笊篱等玩器,是童年的一大记忆,也喜槐花香,那特有的甜香味道,每每会吸引我在槐树下站立好久。槐花可以吃,也是从小就知道的,但我家没吃过。典型的吃法是槐花包子,我仅吃过一次,还是前几年回家探亲时。每次回家,母亲都喜欢搜罗一些家乡的味道,在短短的几天里,恨不能样样让我尝一口,那次的槐花包子就是这么吃到的,父母直说好吃,不忍拂了他们的好意,我也点头说好吃。在我来说,所谓的好吃,只是新奇特而已,并非美味。尤其是想到采摘时槐树的惨状,更是心下不忍,槐花包子的美味也因此让我留恋不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 槐树的叶子有毒,据母亲回忆,三年大饥饿时,好多人吃了槐树的叶子,脸会肿到脸盆大小,加上身体虚弱,营养不良,丧命的不在少数。这对槐树来说倒是值得庆幸的事,要不是有毒,在那个年代会被吃绝种吧?开这么美丽的花,落花时节,在上面踏来踏去,也是诗意,最不济,也可以学着古人,树下一倒,闻着花香,梦中过过官瘾,香车美女,其乐也哉!


        春天里,万物复苏,山野间的美味数不胜数,可是我好懒啊,写了这么多,已经不想再写了,等我抽抽懒筋,改日再续吧。。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69)| 评论(9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